当前位置:5z中文>历史军事>伐清1652> 番外一:北患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番外一:北患(1 / 2)

每年清明,唐二升都会来看一看安眠于地下的战友们。三十年前,收复辽东的时候,二十七年前,在雅克萨杀俄国鬼子和鞑子的时候,以及二十三年前,在察哈尔截击蒙古鞑子,告诉他们什么叫做“十五步射击”的时候。

正是他们的英勇无畏,换来了辽东大地之后二十几年的安宁和平,也换来了辽东如今从辽河到松花江,到黑龙江,数千个营庄,数百万百姓的安居乐业。

大庆永顺二年,完成了整训的三万征辽军在平辽公马宝的率领,兵分两路,一路出山海关,不费吹灰之力便以绝对的火力优势,轰平了满清在辽西走廊新修的那些碉堡,而另外一路则直接从辽河口登陆,很快控制了辽河下游流域。

而经过了一年的准备,满清在马宝的征辽大军和朝鲜国庆协军,漠南蒙古各部庆协军的三面夹击之下,根本不敢一战,顺治在鳌拜,济度等人的护送下,一路北逃,海州,辽东,沈阳各个重镇被直接放弃,十几万汉人包衣被解救,数万满人老弱妇孺被庆军骑兵截留,或是逃入山林荒野......

满清虽然节节败退,但这一年以来,顺治也没有坐以待毙,清廷早已经派兵北上侦察,甚至和黑龙江的俄国人勾结在了一起。

且说,因为关内局势的恶化,满清并没有像原本历史上一样,一直在关外保持对俄国人的反击和防备,黑龙江也因为清廷加大了人口掠夺,各部落实力锐减,这使得俄国人哈巴罗夫和同伙哥萨克斯捷潘诺夫得以凭借优势火器,仅以数百兵马,就轻易控制住了黑龙江中上游流域的广大地区。

俄国的远东征服者在之后的几年时间内,从黑龙江中上游地区沿河而下,一直到黑龙江出海口,途中建立了十几个据点,其中还有三座是易守难攻的棱堡,上千亡命之徒盘据在这些堡垒之中,四处烧杀抢掠,维系着俄国的殖民统治。

残清如今已然是风雨飘摇,岌岌可危,宁古塔以南顺治都不敢再待,但是以北的黑龙江,又已经被俄国人占据,而且以如今清军的实力,根本攻不下那些堡垒,这使得顺治不得已放弃了取而代之,自己称王的想法。

于是乎,这两支同样残暴,奴役着黑龙江流域各部落的力量,在经历过了一开始的交锋——清军攻城失败,损失惨重,俄国人野战失利,死伤了百余人马。同时,俄国人在从喀尔喀蒙古那里了解到了庆国的事情之后,最终选择了和残清合流,共同对付大庆这个可怕且攻击性极强的敌人。

不过,这个时候,残清虽然能战的甲兵不过五千,加上随军转移的家口,男丁仅有一万左右,但对于此时的黑龙江流域而言,粮食压力仍旧十分巨大。

而且,俄清毕竟不过是结盟关系,双方一直都相互提防着,不时因为补给和爵位问题爆发矛盾,前后死了几十人,若不是大庆这個体量庞大的敌人一直虎视眈眈,他们或许早就已经狗咬狗,打成一团了。

孙可望知道棱堡的厉害,也了解过原本历史上雅克萨之战的过程,他在辽东被收复之后,除了要求马宝派出数千兵马北上,在赫图阿拉,萨尔浒,铁岭,安乐一带修筑碉堡,保持防御之外,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迁移江南和华北各省的百姓到辽东开垦的事情上面。

当然,除了迁移百姓,做长久打算之外,孙可望也在为之后的进攻做准备,一方面是派出哨骑北上侦察地形和敌情,以松花江为核心,步步深入,屯戍要地;另一方面也不断派出小股部队偷袭进攻,破坏俄清各个据点附近的粮田。

与此同时,李来亨也加大了对蒙古的压力,刘文秀更是一番分化瓦解,击败了卫拉特蒙古联军,使得喀尔喀蒙古连忙派遣使者入京乞和,孙可望趁势要求派兵驻扎进漠南,以及喀尔喀的车臣汗断绝和俄国人的贸易,以孤立和封锁俄国远征兵,激化俄清矛盾。

进攻黑龙江流域本来就困难重重,这不是实力够不够的问题,而是巨大的补给压力使得这次进攻只能采用精兵模式,而俄清加起来有五六千兵马,这就使得孙可望投入的兵力也必须达到这个规模,否则外线作战,胜算不大。

经过诸将的一番研究之后,孙可望最终决定继续沿用之前的战略,一步步推进。在松花江流域后世的长春,吉林,哈尔滨附近筑大城三座,每城驻扎三个百总,两千户百姓,就地屯田,同时预备船舰,开辟水陆交通线,筹集运输工具,以及修整战具。沈阳往松花江流域的路上也开始设置军用驿站和仓库,运储军需粮食。

毕竟,如今和原本历史上情况又不一样,满清的加入使得黑龙江的敌人实力大增,控制的区域也不仅仅是黑龙江沿岸。而辽东早已经是一片荒土,从沈阳到黑龙江流域,几乎没有人烟,大军不可能在这样的条件下完成远征和攻城大战。

同时,孙可望也在等待燧发枪的最终改进。经过“长沙武器局”五年多研究和改进,在钢铁冶炼技术取得了进步之后,第一批带刺刀的燧发枪最终成功研制了出来,使用改进过的弹簧和火药之后,晴天点火率高达九成,便是阴雨天,也有五六成。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配上了刺刀,这使得庆军计划中原本紧俏的兵马得以发挥更大的作用,军中占比达到四成的火枪兵可以以更小的负载完成更多的任务,包括直接进行阵战冲杀。

当然,之所以要步步为营,继续等下去,也是因为孙可望猜测只要自己的威胁看似解除,俄清之间必有一战。他们之间的信任,恐怕还比不够当年的明军。

而最终的事实也正如他所料,驻扎在最前线的新城哈尔滨,负责城中大小防务的唐二升第二年年中便收到了前线哨骑的消息——俄国鬼子和鞑子内讧了,动静极大,死伤可能过百。

唐二升获悉消息之后,赶紧派兵将情报传回了沈阳,同时下令城中军民备战,做好了要趁着俄清内讧的机会展开进攻的准备。

不过,因为短短一年时间,驿站,水陆交通,粮草等等原因,以及分布在内线几大城池之中的大军还未准备就绪,唐二升期待中的进攻并没能实现。

而眼见南面的庆军毫无动静,好不容易平息了黑龙江城内的第一次重大内讧的俄清双方果然很快就开始了更大一轮的内讧。

毕竟,顺治好歹也是当过皇帝的人,如今和他眼里的一个小小兵头平起平坐,还要给别人称臣,若是一个藩王级别的或许也就是算了,但是俄皇因为接收到了哈巴罗夫和斯捷潘诺夫的错误信息,对他这只丧家之犬并不重视,只给了顺治一个部落酋长的待遇。

毕竟,抵挡住庆国大军的功劳,都已经被哈巴罗夫和斯捷潘诺夫两人私吞了,顺治和残清在他们的汇报中,根本不值一提。

当前阅读的小说是《伐清1652》 <番外一:北患> 网址:https://www.5zzw.com/book/220566/60372964.html

往前一章 目录 +书签 后一页